科技

那些“野鸡”的港片译名,是怎么来的?

  所谓众口难调,外国电影的港译名到底好不好,实在不好说,但若说到标题党、玩谐音、用典故、抖机灵,香港那些外国电影译名工作者绝对是天下无敌的。看不懂粤语的人会觉得古灵精怪,俗里俗气,不过若是对粤语和香港文化稍有一些了解的,就会觉得虽然难登大雅之堂,却不乏一些让人会心一笑的亮点。

  说起外国电影港译名中的标题党,我首先想到的是第 83 届奥斯卡最佳影片《国王的演讲》(The King ’ s Speech)。这部电影在香港的译名非常可耻,已被内地观众吐槽过无数次了。起初我以为这是网友恶搞,直到我真真切切地看到了海报 ……

那些“野鸡”的港片译名,是怎么来的?

  真实故事没问题,妙趣动人绝对是虚假宣传

  这个可算是标题党玩得太过的反面典型,但仔细想想,如果不是有这个奇葩下作的译名,这种平铺直叙的催眠文艺大片怎么能吸引不认识谁是英皇乔治六世,或不知道怎么欣赏演员的影帝级演技的凡人观众(比如我)花钱进电影看呢?

  香港的工作压力毕竟很大,身为"打工仔"的翻译者,在唯利是图的吸血鬼老板的强大压力之下,为了一个月那一点点口粮,只好出卖良心,想出这种标题党译名来骗观众进电影院。其实细想一层,老板就是在这些"打工仔"头上作威作福的"皇上",咒骂他们"无话儿",感觉还有点解气 ……

  当然,如果标题党玩得不太过分,个人觉得还是比较有趣的。例如 2013 年有部另辟蹊径的丧尸电影《血肉之躯》 ( Warm Bodies ) ,讲述的是已经变成了丧尸的男主角,吃了女主角男朋友的脑子后拥有了他的记忆,于是爱上了女主角,然后慢慢变回了人类的狗血故事。

  这部电影的香港译名居然叫做《热血丧男》,乍一看下好像是说一个很热血很疯狂的男子,但其实仔细一想,原来是说一个血还是温热的丧尸男子 …… 奇妙的中文 ……

那些“野鸡”的港片译名,是怎么来的?

  一见丧爆,一咬钟情,唔爱唔知心会跳

  此外还有一部昆汀 · 塔伦蒂诺的名作《无耻混蛋》(Inglourious Basterds),是一部讲述二战时一队手法残忍、神出鬼没的暗杀部队去刺杀希特勒的传奇经历的抗德神剧。英文片名是片中德军对这队特种兵的称呼,而到了香港人手上,立即被玩坏,变成了《希魔撞正杀人狂》,意思就是恶魔希特勒正好碰上了一群杀人不眨眼的"无耻混蛋"。

那些“野鸡”的港片译名,是怎么来的?

  打残希魔,男子有责,八大贱兵,焗住请缨,有前冇后,劈死罢就

  【二】

  上面《无耻混蛋》的海报里提到昆汀的两部作品《危险人物》和《标杀令》,其实是闻名遐迩的《低俗小说》(Pulp Fiction)和《杀死比尔》(Kill Bill)。《低俗小说》为什么翻成《危险人物》我真是不太懂,但《杀死比尔》翻译成《标杀令》还是挺好理解的,因为 Bill 在粤语里和"标"同音。

  为什么要特意提到《杀死比尔》?因为这里想讲下电影港译名另一个充满魔性的癖好,就是喜欢把一些名导演、名演员的作品整成一个系列,比如 2012 年的《被解救的姜戈》(Django Unchained)翻译成《黑杀令》,强行和《标杀令》组成一个系列。

那些“野鸡”的港片译名,是怎么来的?

  夺我自由,要你早抖!为复仇,枪枪打爆头!出得嚟行,就要咁强横

  说到名导,怎能没有大卫 · 芬奇?于是《消失的爱人》(Gone Girl)和《七宗罪》(Se7en)牵手成功,被翻译成《失踪罪》。

那些“野鸡”的港片译名,是怎么来的?

  其实用粤语读的话,"七"和"失"真还挺像的

  名导演组完系列了,名演员自然也要组。罗伯特 · 德尼罗 2015 年和安妮 · 海瑟薇合演了一部叫做《实习生》(The Intern)的电影,讲述的是年近七十的男主角重回职场当实习生的故事。这部电影港译叫做《见习冇限耆》,其中"冇限耆"取自谐音"无限期",片名字面意思则是说"年长者做实习生也不会有任何限制"。这个翻译其实还是蛮有意思的,但这么一来"冇限耆"成了罗伯特 · 德尼罗的招牌,2016 年他的烂片《下流祖父》(Dirty Grandpa)就顺理成章被翻译成《Party 冇限耆》了。

那些“野鸡”的港片译名,是怎么来的?

  为老不尊,教精乖孙